情书特长生

【AM】【现代AU】不是爱人 (上)

*监护人背景

*已完稿。请放心入坑

 

【上】

    梅林在厨房,亚瑟在沙发。

    煮个意面究竟有多难。梅林已经在厨房捣鼓了一个小时。亚瑟饿着,情绪不佳,换来换去找不到喜欢的台,遥控器索性丢在一边,拿起手机刷社交网络。

    天热了,空调开得很低,是亚瑟开的。梅林在家里要穿长袖,还要套围裙,在厨房忙碌就热出汗来,衬衫潮潮的。亚瑟趴在沙发靠背看着梅林,看梅林为他忙碌。

    梅林自知饭做得不怎么样,他喜欢吃素,亚瑟却不能跟他吃素。亚瑟是足球队的前锋,每天还要晨跑,青少年长身体的时候,怎么能缺乏蛋白质。于是梅林就钻研菜谱,一边看一边做了些,做得很慢很慢,炖个肉要炖半天那么久,最后好歹是做出来了。亚瑟也不挑剔,也不夸奖,闷着头吃完满满一盘,连汤汁也用面包沾掉吃了。

    亚瑟越来越寡言了。他今年十七岁,谈不上叛逆,只是对梅林依赖少了。从大约十五岁的时候,好像一夜之间独立起来似的,再也没跟梅林主动讲过学校的事情,也没再向梅林提过什么要求,也不再把梅林当成他生活中的一部分,呆在家里的时候,注意力总是在电视和屏幕上。

    或许是好事,梅林想。毕竟亚瑟不久就要成年,离开这个家。他虽然照顾了亚瑟五年,但毕竟不是亚瑟的亲生父亲,他不指望亚瑟会真的把他当做家人。

    可梅林终究还是介意。

    梅林一边做饭一边走神,想的全是亚瑟的事。

    他不知道背后沙发上的亚瑟,想的也全是他。

    亚瑟把电视声音开大,回放的球赛都吸引不了他的注意。他看着梅林的背影:修长的四肢,纤瘦的躯干,还有乱糟糟的卷发,蓝色围裙后面系的那个笨拙的蝴蝶结。

    梅林把培根放进平底锅了,不需要放那么多的,基本都只有亚瑟吃。火开得太大,锅柄烫到他的手,手一缩,亚瑟的心颤了一下,所幸没伤着,亚瑟又出了一口气。心底骂梅林笨拙,这么多年毫无长进,还是蠢得叫人心疼。

    梅林美而不自知,是那种有烟火气的美。亚瑟避讳此事,以前总嘲笑他大耳朵高颧骨像个怪物,十五岁以后绝口不提。但凡家中做过客的朋友没有一个不私下称赞梅林美貌,亚瑟说,平平而已吧。高文开过玩笑说要追梅林,从此亚瑟没再让他进过家门。

    梅林原本是个单身汉,养育亚瑟之后才学着洗手作羹汤,亚瑟年少无知的时候嘲笑他是老妈子,某日恍然发现梅林就像他的小妻子,为他洗衣做饭,为他打点家务,陪他逛街散步,谈天说地。曾经他们很亲密,有很多拥抱和脸颊额头的吻,是梅林主动给的,亚瑟不曾要求过。但是亚瑟一一珍藏。然而情欲萌芽之后,亚瑟就疏远了梅林,梅林也是一样。他们像是危险期的情侣,要么就做爱,要么就分手。

 

 

 

 

    

    梅林把意面盛进盘子里,给亚瑟塞了满满一盘,酱汁滴出来,粘在围裙上。

    亚瑟看着梅林舔过拇指上的酱汁,丰润的嘴唇沾上了调味。

    亚瑟自动坐下,梅林把盘子放在他面前,一块培根滚下来,掉在餐桌上。

    “太多了。”亚瑟说。

    “可你总是抱怨饿。”

    “我又不能一天把三餐的量都吃完。”

    梅林耸耸肩,不再说话,开始吃东西。而亚瑟盯着梅林,好一会梅林才发觉不对,嘴里含着食物,嘟嘟囔囔地问:“怎么了?”

    天。他真可爱。

    亚瑟不做声,站起身绕过桌子,绕到梅林背后。梅林的后颈洁白,被红色的绳结衬得格外优美。亚瑟伸手去解,克制着不去触碰朝思暮想的美好肌肤。这动作好比替他的抚养人宽衣解带,个中暗示让亚瑟呼吸重了起来。

    “如果解不开就算了,亚瑟,不要着急。”

    “我没有。”

    亚瑟解开了,指节划过梅林的后颈,梅林毫无察觉,亚瑟却要深吸一口气,才能去解围裙腰上的系带。

    梅林的腰细,是那种不柔弱的纤细,要你将手覆上去抚摸量度才能有概念的。但亚瑟不知道他是否会有这样的机会。

    “好了,谢谢你,亚瑟。”

    亚瑟替梅林取下围裙,搭在椅背,问心有愧地领受梅林的微笑。

    亚瑟的心跳乱了。该死。他不该对梅林心动的。梅林终究不会是他的。尽管亚瑟已经潜意识把梅林当做自己的家了。

    梅林不是他的父亲,也不是他的恋人。等到亚瑟成年离开,梅林也不再是他的监护人了。

    他们之间,就什么也不剩了。

    思及至此亚瑟几乎失去食欲,叉子把意面卷起又放下。梅林关切地问他怎么了,他也不想答。亚瑟丢下大半盘意面离席了,不一会梅林当然会追着他嘘寒问暖,这正是亚瑟的用意所在。

    但梅林没有来。

    梅林吃完东西,简单收拾,就出门了。冰箱上留了便利贴:“昨晚的披萨要热过再吃。”就这么多。梅林对亚瑟的关怀,就剩这么多了。

    亚瑟打开冰箱,拿出一盒冰淇淋。他心情不佳,没空在乎长胖的事。空调开得更低,亚瑟坐在地上吃冰淇淋,看爱情肥皂剧。爱上自己同学的妈妈也太蠢了。但爱上自己的养父岂不更蠢。亚瑟好像有点失恋。他吃了满满一大盒冰淇淋,开始头痛。于是他把空调开得更低,心想要是梅林回来发现他感冒了就好了。

    结果也没有感冒,只是心情更不好了。梅林回来,责备他空调开得太低。亚瑟被梅林从沙发拽起来,自己的皮肤冰冷,梅林的掌心好热。亚瑟马上甩开他。

    梅林似乎很惊讶,却没说什么。

    亚瑟一言不发,立马从沙发离开,回到自己的房间,关上了门。

    梅林感到他和亚瑟之间的隔阂几乎具象化了,精神上的沟通被隔绝,物理上的触碰也被弃绝。亚瑟对他的反感大概源于青少年的焦躁,不讲逻辑的。所以理性上来说,梅林也不应当感到失落。

    可梅林确实失落。

    亚瑟十二岁的时候也喜欢在沙发睡午觉,梅林会给他盖毯子。夜里在客厅看电视看到睡着,亚瑟依在梅林怀里,小男孩的呼吸在监护人胸口起伏。那时候亚瑟醒来,还要梅林抱上床。那时候亚瑟已经很重。

    那时候他们刚刚磨合,就像热恋期的情侣,亚瑟总粘着他,他也总是惯着亚瑟。亚瑟别扭,从不说喜欢,可梅林清楚自己在亚瑟心中的分量。

    到亚瑟真正开始成长的时候,一切就全变了。

    梅林不知道亚瑟对他冷淡的原因,不知道亚瑟第一首情诗是写给他,不知道亚瑟第一次做春梦梦见的是他,不知道亚瑟始终没有开始的第一次恋爱,也是留给他。

    梅林猜不到的。

    猜不到此刻亚瑟正在自己房间里紧紧盯着那块皮肤,那块因为被梅林握住而变得特别的皮肤。周边的皮肤都带着空调的冷气,而那一块,有一种毛茸茸的微妙的温暖,一种纯洁无辜的撩拨,就像梅林对自己的魅力一无察觉,却让亚瑟为他神魂颠倒。

    这神魂颠倒也是暗地里的神魂颠倒。只能关在房间,拉上窗帘,连灯都不许开。房间成了密不透风的异度空间,亚瑟才能躲在被子里,将秘密爱恋低吟出口,将悖德情欲宣泄而出。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   亚瑟坐在地毯上,在茶几上做作业。因为抬起头就可以看见梅林在书房加班的背影。

    客厅的灯不够亮。亚瑟几乎睡着。梅林给他披上毯子的时候,亚瑟正徘徊在苦涩美梦的边缘。

    “梅林……”亚瑟喃喃。

    “亚瑟?”

    梅林探了亚瑟的额头,这时候亚瑟清醒了,伏在桌上的身子直了起来。

    “你感冒了?”梅林问。

    这时候梅林弯着腰站在亚瑟背后,而亚瑟仰着头。梅林的嘴唇离他的,也就几英寸那么远。梅林身上的温暖香气引诱着他。亚瑟在动摇。

    “别管我。”亚瑟以一种躲避的姿态站了起来。

    “只要你能照顾好自己。”梅林不以为然地说。

    亚瑟弯腰拿起茶几上的笔和练习册,感到梅林的手从他的腰眼拂过。亚瑟几乎是瞬间就硬了。

    “你在干什么!”亚瑟咆哮道。

    面对这无由来的怒火,梅林毫不示弱:“你的衣服掀起来了,我帮你整理。”

    “我不需要你的好心。”亚瑟明知这话刻薄,却还是放任它出口。

    “你以为长大了,不需要我了,就可以对我这样说话?”

    “你没资格教训我。”

    梅林气笑了:“你说得对。我连你名义上的监护人都不算,顶多是你十八岁获得财产远走高飞之前,打理你饮食起居的保姆罢了。”

    不。亚瑟在心里反驳。梅林比那重要得多。或许这几年梅林只是出于责任才打理他的饮食起居,但亚瑟从日常的琐碎看见的是他渴望的余生——和梅林共度的余生。

    “还好你不是我的父亲。”亚瑟说。而梅林读不懂他语气中苦涩的暗示。

    “不幸中的万幸,我们在这一点上达成了共识。”梅林抱着手臂回击道,“谢天谢地,还有一个星期我们就可以离开彼此,再也不要见面了。”

    这个三十三岁的男人平日温和,真正恼怒起来就变得近乎偏执,甚至话语刻薄,得理不饶人。平时吵架,亚瑟恨透了梅林不讲道理,却也不由得被男人眼神中滔天的火光所吸引。亚瑟真爱梅林争执时那寸步不让的样子,英勇又强大,让亚瑟想要征服拥有。

    可是还有一个星期。他能拥有梅林的时间,只剩一个星期了。

    无论如何都不够。

    别说只能远远观望,就算和梅林日夜交欢,纵情缠绵,短短的七天七夜也不够。亚瑟求的太多,他要自己的余生都有梅林。

    梅林却只想让他赶快离开。

    这想法再正当不过了。抚养亚瑟六年,除了一笔微薄的费用梅林什么也得不到,却还要忍受亚瑟的伤害和悄无声息的觊觎。如果知道自己抚养的男孩心中对自己有着怎样的肮脏念头,梅林一定永远不会原谅他。

    那么就让他永远不知道。亚瑟告诉自己。

    这晚他们不欢而散。

    

    

    

    

 

    亚瑟十八岁生日。

    亚瑟和朋友出去庆祝了。他没有跟梅林打过招呼,是出于故意。他知道梅林会做炖肉和蛋糕在家里等他,他知道梅林等不到他不会离开餐桌。但他故意不和梅林一起庆祝,想到梅林孤身一人对着蛋糕和冷掉的菜,心里感到一阵残忍的快意。梅林离他越远越好,因为亚瑟已经不知道,如果梅林靠近他,自己会做出什么来。

    亚瑟深夜才回来,下了车,和朋友大声道别,笑闹了几句。打开门,屋里一片寂静。

    梅林果然坐在餐桌旁,木木地盯着面前的蛋糕盒子。

    亚瑟仿佛没事发生过一样,在桌边坐下,把蛋糕盒子拉到自己面前。

    梅林眼神空洞地说:“赏味期限已经过了。”

    “你等了很久?”亚瑟尽量漠不关心地问。

    “足够久。”梅林抬起头来,亚瑟这才发现梅林眼眶通红,好像才哭过。顿时心疼起来。

    梅林的声音还带着哭腔,却坚定地说:“我已经等到了。”

    亚瑟表面冷静,底下却慌张起来:“什么?”

    “你已经十八岁,可以离开了。”

    亚瑟的心颤抖起来。不要放我走。他在心里默默地喊道。

    “你没有什么想说的吗?”梅林鼻音浓重,带着哭腔。

    亚瑟默不作声地切开蛋糕,选了一块比较完整的,推到梅林面前。“吃吧。”亚瑟说,“你好像没吃晚饭。”

    梅林的声音比平时尖利:“这是你最后的关心?”

    亚瑟望着梅林,眼神那么复杂,仿佛漩涡。梅林知道他有千万句话没说出口,却不知道那些句子指向何方。

    亚瑟终于叹了口气,认输一样地说:“我当然会继续关心你。”

    “那我得说,你不懂得怎么关心人。”梅林似乎也缓和下来,语气没有太刻薄,“希望你面对你未来的家人,能成熟一些。”

    “但愿我没有让我现在的家人失望。”亚瑟望着梅林说。

    但梅林避开了亚瑟的目光。

    “不再是了。”梅林说。

    十二点的钟声响了。该散场了。

    这座挂钟比亚瑟陪在梅林身边的时间还要长,二十一世纪新新时代,谁还会用这些古旧玩意?只有梅林会。这个男人很恋旧。亚瑟曾经在家里翻出梅林小时候的玩具,独角兽布偶和木刻的小龙,都是梅林比他还小的时候玩的。梅林抱着亚瑟给他讲独角兽的故事时,看着玩偶的眼神充满怀念的柔情。或许将来他想起亚瑟,也会露出这样的眼神,那就是亚瑟所希冀的,亚瑟不敢求多。亚瑟只想在梅林的生活中占有一席,即便只能在梅林身边默默观望,看他结婚生子,追求自己的幸福,只要能有个空位子留在梅林心里,亚瑟也很满足了。就像一个旧娃娃,或许在未来某天,会被介绍给梅林的孩子。

    “我帮你约好了律师,明天你就可以开始办手续。”梅林尽量严肃地说,像是个装大人的小孩似的,佯装的坚强看起来一碰就碎。“这幢房子是潘德拉贡家族的财产,出于我们两方的考虑,我明天就会搬出去。”

    亚瑟这才后知后觉地发现玄关和客厅里那些琐碎的旧物件不见了,沙发旁边摆着几个硕大的纸箱子。今天出门的时候家里还是原样。

    那么梅林是专程请了假,在家里收拾行李,忙碌间还不忘替他准备庆生。

    梅林当然会悉心准备,这是他们最后的晚餐了。梅林的苦心让亚瑟动容,可梅林的决绝让亚瑟怒火滔天。

    “你要走?”

    “对。”

    亚瑟怎么会以为自己残忍,梅林明明比他更残忍十倍百倍。顶着楚楚可怜的表情,说出这样伤他肺腑的话:“从现在起,我已经不再是你的监护人了。我从来不是你的家长,以后也仍然不是。”

    亚瑟只能僵在原地,无法找出一句回应的话。

    梅林对亚瑟彻底失望了。他本以为亚瑟会出言挽留,至少说几句道别的场面话。可亚瑟根本还是不想和他沟通。或许早在亚瑟疏远他时,这个少年就已经意识到他们之间恩断义绝的这一天的来临。梅林简直要为自己的幼稚笑出声了,一个未成年的毛头小子都比他看得清楚,偏偏他一个年长者,把过家家的游戏当了真。

    “我以为我们曾是家人。”梅林的眼泪就这么流下来了,“或许我错了。你从没这么想过。”

    亚瑟的心脏抽痛起来。天知道亚瑟有多想把这个男人拥入怀中,吻掉他的泪水,用甜言蜜语和温柔怀抱将他好好抚慰。但他不能,他只能看着梅林伤心决绝。这是亚瑟的理智,也是亚瑟的残忍。

    他们对彼此都残忍得可怕。    

    “看来我们都受够彼此了。”梅林哭着说,“那就到此为止。”

    “什么?”

    “你不愿再跟我相处,我也不想再见到你了。”梅林站起身,整理衣服,亚瑟才看出他穿得很正式,好像要出席亚瑟的成人礼,又或者一场葬礼。

    “永别了,亚瑟。”

    永别?

    梅林跟他说永别。

    这是不是意味着梅林要从他的人生中彻底消失,再也不会出现了?这是不是意味着梅林再也不想见到他,再也不会体贴他爱护他,毫无底线一般地纵容他?这是不是意味着亚瑟在梅林的生命中也彻底消失,再也不会留下任何痕迹?这是不是意味着他亚瑟·潘德拉贡和梅林·艾莫瑞斯的一场相遇相知,只是一场美梦,醒来就全消散了,好像一切都没有发生过一样?

    他怎么敢。

    他怎么敢这样否认他们之间存在过的一切——

    亚瑟意识到的时候,梅林的手臂已经被他拽在手里。

    

 

 

【TBC】

 

评论(38)
热度(137)

© 我是苞米地的王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