情书特长生

【AM】(短完)最美王冠

@no mean 小公主点梗,献给她。

*高兰提及。

 

 

 

 

 

1.

 

    春夏之交,一个星期以来天气总是好得不得了。骑士们嚷嚷了好久去林子里野餐——不,打猎的事。国王今天终于松了口。

 

    “我们是出来打猎的,不是来玩的!”亚瑟对瘫倒在树荫下啃水果的骑士们吼道。

 

    高文咔嚓咬了一口苹果,含糊地问:“有什么区别吗?”

 

    梅林把手里的巨大柳筐放在地上,擦了擦额头的汗,抬头看看树叶缝隙间刺眼的阳光,说:“我觉得到午饭时间了。”

 

    骑士们纷纷附和,凑上来帮忙铺野餐布,分发食物,并且除了兰斯都在偷吃。国王叉着腰,试图制止他们,但是没人听。梅林往他嘴里塞了一块馅饼制止他的啰嗦。唔,味道真不错。于是亚瑟找了个位置坐下,问梅林有没有肉馅的。

 

    真是一次愉快的野——打猎。酒足饭饱的国王懒洋洋地总结道。尽管他们连个兔子都没逮到,或者说根本没费心去抓。骑士们也在午后阳光下昏昏欲睡,林子里微微湿凉的风吹散了夏日的燥热,林间的草地成了凉爽的大床,而野餐布成了床单。骑士和国王纷纷睡去,谁也没有注意去溪边清洗餐具的两个人。

 

    “谢谢你,高文。”梅林接过最后一个盘子,放进筐子里盖上盖子。

 

    “不客气,小可爱。”高文不知从哪儿变出一个橄榄枝花环,扣在了梅林头上。

 

    梅林皱着眉笑起来,想把它取下来。高文阻止了他:“不要动。它很适合你。”

 

    梅林看着水中的倒影。波纹中,橄榄绿色的枝叶和头顶浓绿的树冠融为一体,让他看上去仿佛林中生长出来的精灵。点缀在橄榄花环上的小小橄榄果随着梅林的动作微微摆动,像是某种魔法泡泡,带着一股安宁、和平的香气。

 

    “可我觉得这不太适合我。”梅林还是将橄榄花环拿了下来,冲高文坏笑了一下,“我觉得更适合亚瑟。”

 

    高文笑得眉眼弯弯。

 

    国王的冠冕自然不能太简陋,梅林找到了一些金莲花和一朵波斯菊,高文将它们勉强塞进了绿色枝条的缝隙里,做成一个歪歪扭扭的皇冠形状,小心翼翼地安置在亚瑟乖顺的金发上。

 

    亚瑟醒来的时候,发现其他人都在盯着他看。

 

    帕西瓦尔绷不住先笑了,然后整个骑士团都破了功。亚瑟知道他们一定又搞了什么恶作剧,便恼怒地挑中了梅林质问:“你们在捣什么鬼?”

 

    “什么也没有。”梅林装作无辜地摇头,但是上扬的嘴角出卖了他。这事儿肯定也有他的一份。

 

    是高文泄露了天机。这位骑士冲国王行了一个夸张的鞠躬礼,坏笑着说:“女王陛下,您的王冠可真漂亮。”

 

    亚瑟气急败坏地将花冠扔在地上,追着高文从森林一路跑回卡美洛城堡。

 

 

 

2.    

 

    三天后的上午,梅林还和高文聊起这件事。亚瑟在走廊上逮住这两个笑得正开心的家伙,语气很糟地让梅林去打扫他的房间。

 

    梅林清理了地面,整理了书桌,换好了床单,突然闻到一股植物的清香,很熟悉的味道。梅林在空气中嗅了嗅,找到了源头——床头柜。

 

    亚瑟的床头柜有一个暗格,梅林一直都知道,但他从来没有打开过。暗格没有关严,红木与红木之间的缝隙里露出一线绿色。梅林没忍住好奇心,拨动了暗格的开关。

 

    淡淡的香味传了出来,梅林伸手从漆黑扁平的空间里摸出了一样东西——一个橄榄枝花环。

 

    正是那天在森林里,他们给亚瑟做的那一个。

 

    梅林知道,床头柜的这个暗格,是前代的国王们放置匕首的地方。而亚瑟却在里面放了一个橄榄花环。

 

    他的国王摒弃猜疑和暴力,用爱与和平做治国信条。

 

    金盏花已经枯萎,波斯菊也无精打采,橄榄依旧浓绿,可有几片叶子的边缘也已经泛黄。梅林轻轻地将花环放回原处,将歪歪扭扭的波斯菊扶正了一些,小心地关上了暗格,很注意地没有像亚瑟一样夹住橄榄的叶子。

 

    他打定主意,要送给亚瑟一个更好的花环——不,最好的花环。因为那是最好的亚瑟,他值得一切世上最好的。

 

 

 

3.

 

    为了做花环,梅林每天都早起到城外去采花,带回来养在花瓶里。后来花越采越多,梅林就把一部分送给朋友们。莫嘉娜收到了风信子,兰斯洛特收到了百合,高文问梅林要了许多玫瑰去哄骗姑娘。

 

    梅林的小计划在莫嘉娜的追问和高文的宣传下,很快传遍了整个城堡。于是大家每次外出都会带些花草给梅林,并默契地只对国王一人保密。亚瑟发现城堡里的花渐渐多了起来,每当他遇见手里拿着各色花朵的骑士或者女士,他们都会给他一个意味深长的微笑,这让亚瑟完全摸不着头脑。直到有天他打开盖乌斯的房门,看见屋里所有角落都摆满了大大小小的花瓶,四处花团锦簇。

 

    “梅林!你又在搞什么鬼!”

 

    “呃……这是,这是盖乌斯新开发的疗法。鲜花可以让病人的心情好转,会更快康复。”

 

    老御医的眉毛简直要飞上天,但他还是对亚瑟说:“是的,陛下。不过目前看来这种疗法对说胡话没有什么疗效。”

 

    这一次亚瑟又以惊人的智商接受了这个解释,并答应下次出城给盖乌斯带一些来。

 

    亚瑟走后,盖乌斯对梅林说:“拜托你快把那该死的花环做好。我都快要花粉过敏了。”

 

    梅林只能抱歉地笑笑。

 

 

 

4.

 

    高文带来的那一大束狗尾草被梅林拒之门外。于是高文把它们都编成了花环,在骑士团操练的时候拿伙伴们的脑袋玩套圈。一上午训练下来,所有人都中了招,特别是兰斯洛特,脖子上挂了两个,头上还戴着一个。

 

    不过兰斯洛特并没有生气。他只是趁高文在树荫下午休的时候,把自己编制的向日葵和雏菊的花环悄悄戴在了高文头上。

 

    然后被高文当场逮住。

 

    高文抓着兰斯的手腕,取下头上的花环看了看,又戴了回去,笑嘻嘻地说:“你知道向日葵的花语吗?”

 

    兰斯的脸颊红了起来,他反问:“你知道狗尾巴草的花语吗?”

 

    “我什么都知道。”高文拉着兰斯的手腕,把他拽进怀里,“我还知道你暗恋我。”

 

    两位骑士之花在草地上接吻。向日葵和狗尾草的花环交错,静静躺在一旁。

 

 

 

 

 

5.

 

    高文骑士把兰斯送他的那个花环挂在身上,已经有好几天了。吃饭训练洗澡都不离身。别问兰斯怎么知道的,问就发狗粮。

 

    骑士团对这种秀恩爱拉仇恨的行为嗤之以鼻,然后各自偷偷地去问梅林要花儿,给心上人编织礼物。渐渐地,盖乌斯房间里的花纷纷都散发了出去。格温耳际的丁香羞答答地垂着,莱昂捧着一束满天星红着脸在城堡转悠,莫嘉娜和摩高斯手腕上戴着成对的牵牛花和七里香手环。这些象征纯洁美好,暗示勇气与爱情的花朵渐渐点缀了整个卡美洛,空气中到处都是恋情的甜美气息。

 

    而亚瑟并没受到这种气氛的感染,当他今天在大厅里看到三个人把自己头上的花环藏起来的时候,开始考虑立法禁止在卡美洛戴花。

 

    “这毫无道理!”梅林知道了他的计划后争辩道,“花是无罪的。她们只是好看,大家都喜欢。你想这么做只不过是因为没人给你送花。”

 

    梅林说中了。

 

    亚瑟这几天几乎失眠,就是在翻来覆去思考这个问题。他的子民、他的伙伴都尊敬他,爱戴他,但他现在不能确定他们是不是爱他。国王的孤独无人能够了解。当他为大家的幸福殚精竭虑,却总会产生一种被遗忘的感觉。他们都带着爱的信物和幸福的笑容走在路上,亚瑟却觉得自己离他们的世界好遥远。    

 

    那个橄榄花环已经彻底干枯,亚瑟还是将它留在了床头柜的抽屉里。其实亚瑟本想将它送给梅林,这花环一定很衬他。这不是说亚瑟想对梅林表达——绝对不是。他只是觉得……天哪。亚瑟捂住脸。他可是国王,为什么要为这种小事苦苦思索借口。

 

    “其实,说不定,有人想要送你花,只是还没有准备好罢了。”梅林吞吞吐吐地说。

 

    “我才不想要这种娘兮兮的东西。麻烦你转告他我一点都不期待,谢谢。”亚瑟脱口而出。说完就后悔了。口不对心可能是他一辈子都治不好的心理障碍。

 

    “好吧。”梅林抿嘴笑了,“我会转告他千万不要给你送任何跟花有关的礼物,你肯——定不会喜欢。”

 

    梅林那种看穿一切的表情太欠揍了,亚瑟忍不住伸手揉乱他的头发。

 

 

 

 

6.

 

    对,梅林还没准备好。象征丰饶的石榴,象征忠诚的紫罗兰,象征钟情的樱草花……花的种类太多了,他不知该如何挑选。正如他对亚瑟的感情太复杂,他理不清头绪。每一朵花都可以象征爱情,也可以只是祝福的意思。梅林苦恼地拨弄着薰衣草,对满桌子的鲜花发愁。

 

    忽然一股怡人的香气吸引了梅林的注意力。他伸手拿起那一枝欧石楠,一串淡粉色的小花朵。

 

    欧石楠的花语——孤独,幸福的爱情。

 

    梅林有了主意。

 

 

 


 

7.

 

    梅林次日特地早早去叫亚瑟起床,国王却不在卧室。守门的骑士说亚瑟天不亮就出去了,梅林从来不知道这巨型懒虫能起这么早。

 

    梅林只好把做好的花环带回去,却在城堡门口跟亚瑟撞了个正着。两人不约而同把手上的东西藏到背后去了。

 

    “你手里拿的是什么?”亚瑟故作淡定地问道。

 

    梅林毫不示弱:“你先告诉我你藏了什么?”

 

    “我是你的国王,梅林。你不能质问我。”

 

    “那么请告诉我你背后的东西是什么,陛下。”梅林嘲讽地对亚瑟施了一个礼,就像他们第二次见面时那样。

 

    “与你无关。”亚瑟说。

 

    “‘与你无关’?这可真是个新鲜东西。”梅林嘲笑他,满意地看见亚瑟的脸涨红了。在亚瑟找借口逃走之前,梅林留住了他:“国王陛下来得正好,我有礼物要送给你。”

 

    梅林微微红着脸,忐忑地把藏在背后的花环捧到亚瑟面前。

 

    橄榄枝绕成一个圆,点缀着勿忘我和紫罗兰,中央编入了一对粉色的欧石楠。

 

    一个和平的国家,一位勇敢而孤独的国王,他最忠诚的伙伴,为他献上爱情。

 

    亚瑟毫不犹豫坠入爱河。

 

    他打断了梅林支支吾吾的借口,清了清嗓子,说:“我之前注意到也没有人给你送过花,所以——”

 

    月桂被编织成一个歪歪扭扭的环,夹在其中的是樱草花。被亚瑟捧到梅林面前的时候还掉了几朵下来。

 

    他的守护者,独一无二的心上人。

 

    “所以我想成为你的第一个。”

 

    梅林被这句大胆的表白击中。

 

    “我也一样。”梅林说,控制不住脸上的笑容越来越灿烂。

  

    于是国王和他的守护者在清晨的阳光下,为彼此加冕。佩戴在他们头顶的,是一环爱与荣光。

 

 

    【END】

 

 


 

 

 

评论(25)
热度(136)

© 我是苞米地的王 | Powered by LOFTER